流量至上時代,自媒體該從咪蒙身上反思什么?

              2019-03-01 09:45 稿源:倪衛濤的網站  0條評論

              電腦.jpg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圖蟲:已授站長之家使用

              2月21日消息,咪蒙微信公眾號被注銷,微博永久封禁。在自媒體界興風作浪的爆款文之“神”咪老師終于要涼了。截止注銷當日,咪蒙公眾號共發表過283騙文章,最新的一條消息仍停留在此前就《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》一文發布的道歉信。同時,發表《狀元之死》的“才華有限青年”賬號也由此前的違規封禁60天變為注銷。而據中國新聞網消息,咪蒙在頭條號、鳳凰網的賬戶也被徹底封禁,其封禁理由也大致相同:

              鳳凰網科技:為抵制無污不成文的文化、喪文化,抵制毒雞湯,立即關閉“才華有限青年”和“咪蒙”的大風號,停止其在本平臺上的一切活動,全部關閉,不得轉世……

              頭條號平臺:根據相關政策法規和平臺規定,@才華有限青年@咪蒙等傳播污文化、喪文化,販賣焦慮情緒、騙取流量,現將賬號進行了封禁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一.劣跡斑斑的“精神營銷”

              眾所周知,咪蒙的公眾號標題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,內容上也十分擅長通過激烈的用詞和故事情節的杜撰來抓住讀者的“痛點”,為了博眼球可以不擇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2016年,咪蒙公眾號推送了一篇名為《現在為什么流行睡丑逼了?!》的文章,文中高曉松,大張偉,王寶強,張一山均被抹黑躺槍。次日下午,咪蒙便以圖片形式發布了一則所謂“鄭重道歉”。

              2017年,咪蒙公眾號因發表文章《嫖娼簡史》而被公眾舉報,原因是涉及“低俗,性暗示及色情信息”,公眾號因此被禁言一個月。后又發表《我為什么支持實習生休學》(已自行刪除)質疑大學教育,諷刺的是咪蒙本人是有著12年知名報社編輯資歷的文學碩士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,發表《我爸親手毀了我2000萬的豪宅》,2019年發表《我曾想過,讓我的父母去死》等一系列夸大事實,痛批父母不是的文章。

              可以說,咪蒙作為一個媒體人,一直在負能量的邊緣打著擦邊球,其頻頻“惹爭議”的行為更像是故意為之,爭議本身便意味著流量,曾有人開玩笑說咪蒙本人養活了半個自媒體,剩下的一半自媒體人靠著罵咪蒙養活了自己。在這個娛樂至死,流量稱王的時代,我們不得不承認在互聯網營銷上咪蒙確實做到了無敵,但反觀這種現象的本質則是一種可悲。

              前一陣朋友圈興起了測“含咪率”,也就是朋友圈內關注咪蒙的人占整個朋友圈人數的比例,“含咪率”越低意味著朋友圈質量越高。對此我不禁好奇,咪蒙的粉絲和受眾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群體?

              這里就要說到咪蒙文章的第二大套路:制造男人與女人的對立,鼓吹“田園女權”,用一篇篇爽文給女性制造精神鴉片。根據對咪蒙微博近10萬條的粉絲評論統計,粉絲分布中85%為女性粉絲,而年紀的分布主要集中在23-28歲。再結合咪蒙文章的高頻詞統計來看,占比最高的詞是:男人,男生,男朋友;第二是:女人,女生,少女;第三是:婚姻,吵架,性生活,老公,愛情,出軌。二者結合來看,結論已經顯而易見,咪蒙的公眾號受眾主要是年輕女性,內容主打男女關系的探討,討論最多的是出軌,吵架等兩性關系的負面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來看看此類文章的標題:《我能想到最性感的畫面,就是你跪鍵盤的樣子》,《老子努力奮斗,就是為了包養一個男人》,《什么門當戶對,不就是愛的不夠》,《看到直男癌言論,我的臟話不夠用了》等等,除過用直白甚至粗魯的語言制造反轉以提高文章的點擊率,此類“毒雞湯”的本質,就是一種“窮人樂”的寫作套路,想寫一篇受自視甚高又對伴侶有著不切實際的幻想,但自身水平不達標的人歡迎的文章怎么寫?這包含的實際上是一個極度龐大的群體,而咪蒙給了我們最好的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說到咪蒙,另一個不得不提的人就是Ayawawa,她曾和咪蒙一樣手握巨大流量,被粉絲奉為“情感教主”,但在前年便已被封禁。她們一個靠寫貶低男性,制造“女神”幻想的爽文銷售精神鴉片,另一個靠販賣女性焦慮,教女性如何跪舔男人以獲得最大性別紅利而自成理論。二者看似勢不兩立,但在互聯網營銷上,她們同樣都是精明而成功的商人,但對整個社會來說,卻是害人不淺的毒瘤。

              二.流量至上的時代,自媒體該何去何從

              “一個互聯網產品如果30秒內吸引不了用戶,它就是失敗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咪蒙的成功給所有從事自媒體行業的人都帶了一個壞頭,流量所帶來的巨大金錢利益成為追逐的焦點。2017年,根據創業邦的采訪數據顯示,公眾號已經為咪蒙帶來了8位數的年收入、890萬的微信用戶和日活300萬的讀者,而到了2018年1月,微信用戶已增至1400萬,僅一條頭條的廣告費就高達65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赤裸裸的金錢誘惑下,為了調動大眾的情緒,迎合大眾的口味,偏激的,刺激的,乃至低俗的作品層出不窮,博眼球成了唯一的目標,從而劣幣驅逐良幣,那些踏實的有內涵的文章無人問津,比起真相人們更愿意去看精心編造的謊言。用戶被粗暴物化成流量,物化成一個個點擊率和跳動的金幣,自媒體對用戶缺乏最基本的尊重,用戶卻樂在其中,這是時代所造就的荒誕。

              有人喜歡咪蒙的什么都敢說的態度,殊不知觀點自由,言論無罪的前提是尊重事實,隨意捏造甚至惡意炒作并不是直率,只會失了自媒體人的底線。無論是媒體人還是大眾,在互聯網時代都需要去訓練自己“不被輕易挑動情緒”的能力,學會有意識運用批判性思維和深度思考,這樣才不會被碎片化的娛樂產品吞噬掉真正的生活,沙化原本清醒的大腦。

              此番咪蒙被封禁,不僅是一個自媒體江湖時代的結束,更是對自媒體人敲響的一記警鐘。時代可以造就神,也可以將你拉下神壇,最重要的是,當泡沫破碎后,我們有多少真正的實力可以和換取的價值相匹配?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,塑造的人設會崩塌,死忠粉也可能轉頭變黑粉,追隨形勢風向的人總會跌下風口浪尖,這代自媒體人需要的更多是轉變和誠懇,明白自己有幾斤幾兩,把浮名踏實地落到實處,這是對大眾的尊重,也是對自己的負責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相關熱點

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彩票双赢怎么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