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學凌的三張船票

              yy (2)

              圖片版權所屬:站長之家

              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IT爆料匯(ID:baoliaohui),作者:楓冉,站長之家經授權轉載。

              YY這兩日頗為繁忙,周一剛發完 2018 年第四季及全年財報,緊接著周二又宣布完成對海外視頻社交網絡公司Bigo的全資收購。

              援引媒體的說法是:“這是中國社交網絡公司罕見的一次海外同行并購。”

              但這家雄霸東南亞的社交網絡應用其實早是YY的囊中之物。

              Bigo創于 2014 年,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即是李學凌。Bigo的上輪融資YY以2. 72 億美元認購優先股,已擁有其約31.7%的股份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,Bigo就是李學凌在海外下的YY同款棋子。也是李學凌整個創業生涯的第三張重要船票,這張船票通往的是“國際化”和“人工智能”。

              這兩個詞現在形容一個中國公司,總覺得會略顯空洞、遙遠、吹噓,過往以這些詞為標簽的公司,極少有被大眾認可。

              只是真有價值的東西,在萌動的前期往往泡沫橫生。

              2000 年初的互聯網和 2010 年的移動互聯網,莫不如此,李學凌的前兩張船票YY和虎牙,也都有些這樣的意味。

              第一張船票YY語音,把李學凌從前景黯然的游戲資訊送進了IM社交,但彼時行業早已有QQ和網易POPO,一片迷霧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張船票虎牙,把李學凌送往移動互聯網,但千播大戰中,不靠巨頭孑然獨立的虎牙割了YY多少肉,大抵只有李學凌自己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出海和AI的第三張船票Bigo,在國內直播行業天花板之后,是李學凌不得不碰觸的未竟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但這個曾執筆的文人向來夠有前瞻性,總能在泡沫堆里發現鋪了一層沙的珍寶,而后亦沒有文人的軟弱氣,堅心不移地落地。

  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  做YY的時候李學凌哭過兩次。

              第一次是在 2008 年春天,李學凌創業三周年,團隊發生了第一次大規模出走事件。

              他在網易的老同事、多玩游戲總經理張云帆帶著 10 名骨干員工集體辭職,北上北京,創立了一家和多玩網同性質的公司 178 游戲網。

              這還不算,即將推出的YY語聊軟件又老是出問題。問題很嚴重,不是卡音,就是話速整個延遲了兩秒。對于一個即時通訊產品來說,這種產品質量面臨著整體項目擱淺的危險。有一天晚上,李學凌一個人在家對著電腦測試產品,又卡了,又延遲了,又卡,又延遲……李學凌終于忍不住爆發,摔了東西,大哭一場。

              團隊出走他惱,YY的嚴重bug他是怕。

              三年前,李學凌心灰意冷話別丁磊,決定以后不再受制于人,創立專注于游戲資訊的多玩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李學凌雖靠著田忌賽馬似的打法,專注于爆款游戲,打敗了首要競爭對手 17173 成為國內最大的游戲資訊平臺,卻依舊被輕視。

              一位游戲大佬起初嘲笑李學凌稱:“做網游賺的錢就像雪片一般,而做游戲廣告簡直就是討要飯錢!”

              李學凌本以為自己做到第一,就能證明他錯了,但事實是游戲資訊果真是個要飯的買賣:營收越多,虧損額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多玩 2009 年虧損 4700 萬, 2010 年虧損高達2. 39 億。

              囿于此,李學凌自是有苦說不出,郁悶在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帶來希望的還是雷軍。

              有人曾這樣形容過雷軍和李學凌,說李學凌一生中遇到過很多貴人,但是雷軍就像是李學凌的天使:貴人可遇不可求,天使則會永遠照耀。

              07 年 5 月,雷軍接到了周鴻祎的一個電話。老周碰到一家做游戲語音的公司,請雷軍幫忙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一款名為iSpeak的在線群聊語音產品,當時同時在線人數僅僅不過一二千人。

              雷軍起初猶豫,但想了很久決定投資。理由有三,第一,微軟Skype便是國外類似的成功先例。第二,語音是比文本更有效的溝通工具;第三,游戲語音一旦做好了,可以不止為游戲服務,能夠做很多垂直門戶應用。

              說到游戲語音,雷軍自然想到李學凌,希望李一起投資。

              李學凌覺得沒價值,不投。

              但接受注資的iSpeak,數據蹭蹭的往上漲,很快同時在線人數超過了 5 萬。

              李學凌急了,當初創多玩時許下“一億美元市值”的flag眼見沒什么希望了,而加上游戲語音則可能是這個 1 億美元的新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2007 年 9 月,多玩開始開發同類產品YY語音。這期間,李學凌還曾打算收購iSpeak,但價格已是當初的 20 倍。

              YY語音承載了李學凌通往未來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YY語音雖然剛上線時經歷了波折,但是上線后迅速在空白的市場上起勢。尤其是在iSpeak因涉嫌惡意攻擊多玩網,高管被法院判刑,業務一蹶不振后。YY語音便成為了市場上唯一產品,在線人數很快突破百萬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精準的數據是,在連續兩年零 7 個月,YY完成周對周3%的復合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但YY還是不賺錢。

              “誰也不知道這會是個什么東西。”李學凌后來形容。

              但資本市場對這個新東西感興趣。

              先是巨人網絡作價 5000 萬美元要收購多玩。

              李學凌拒了,說YY剛上線要“傾全力一戰,戰必勝,敗了就把我干掉。”

              第二次出價來自感受到YY語音威脅的騰訊,條件無法拒絕:1. 5 億美元現金收購公司,之后以Double的方式返還創始人股票。

              這誘惑太大了,對于李學凌來說意味著,把公司賣了,股票又漲了一倍。

              這已經不是天上掉餡餅的問題了,而是有人要給你山一樣,一輩子都吃不完的餡餅。

              李學凌考慮了整整 12 天。

              這 12 天里,他白天照常開車上班,晚上回到家就上網,然后熬通宵,想心事。

              期間他問雷軍,雷軍說別賣,但這說服不了他,雷軍畫的餅再大,都挺蒼白。他問老婆,老婆說,你瘋了,你一上班族瞎吹什么牛?

              12 天之后,李學凌召集十幾個公司高管開會。同事們在座位上坐定,李學凌喉頭一陣發干,想到了 08 年出走的 10 人核心團隊。

              他開始講話,夸了夸公司的形勢和董事會,也直接攤明了現在有這么一個機會,大家能賺很多錢......拼明天還是現在有錢,團隊內部投票,賣還是不賣。

              沉默。

              李學凌聽到一個聲音:“老大你先舉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學凌舉手,說:“不賣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賣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賣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賣。”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全票通過。不賣。

              李學凌又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相關熱點

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彩票双赢怎么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