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推鐵軍沉浮錄:黃金時代背面的殘酷樣本

              2019-03-01 14:54 稿源:創業邦公眾號  0條評論

              創業,互聯網,社交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圖蟲:已授站長之家使用

              本文來源于微信公眾號創業邦(ID:ichuangyebang)作者:劉燕秋,編輯:董師傅,站長之家經授權轉載

              25 歲的大飛陷入了職業困境。他在一家共享充電寶公司做地推,半年前,被公司從北京調派到武漢。最初一天拜訪幾十家客戶,裝設備,大飛很快月入上萬買了車。但隨著“公司策略調整”,他幾乎賦閑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當公司發展到一定階段,或者出現經營困難,都會非常痛快地把地推砍掉”。兩年間換了三家公司的大飛意識到,這份工作也許又干不長了,他開始猶豫,要不要回河北老家考公務員。

              身在廣東的阿堯也度過了異常艱難的2018。他經營著一家叫做“地推吧”的第三方平臺,廣告主需求減少,B輪融資沒到位,公司不得不收縮規模,以求生存。很多在公司待了三四年的老員工陸續離開,“開年會時,抬眼一看,全是新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地推,是最經典的運營手段,也最能代表中國互聯網的文化特征。從移動互聯網發端開始,從 58 趕集,攜程去哪兒,滴滴快的,餓了么美團再到無人貨架,地推的價值在一場場商戰中愈發彰顯出來,O2O發展史也是一部地推史

              地推其時興起的一個大背景,是線上購買流量的費用已經高到令人無法承受。在BAT將線上流量壟斷后,每出現一個變現流量好的產品,就會快速出現同質化競爭,從而將入口流量競價推高。所以,當地推作為橋梁,在線下鏈接了一波又一波廉價的流量入場后,企業與資本蜂擁而至,進一步撬動這份以十萬計的新興職業。

              其中道理不難理解,電商的興起推動了物流業的發展,作為O2O行業關系最為緊密的下游服務,地推也曾被寄望能長成物流那樣一個萬億產業。但最終,事實證明,O2O并不是一個值得的商業模式,而地推也不斷在每一個局部成為犧牲品——每一個商業模式的成功,都是由舍棄地推作為標志性事件的。

              但地推自身的進程絕不僅于此,伴隨風口更迭,絕大多數互聯網公司在論證商業模式階段仍然依賴于地推。只不過,沉浮其中的人很難獲得完整的職業發展,總要在某個路口做出抉擇。

              2019 年初,移動互聯網紅利已經消耗殆盡,回溯這段歷史,展現在你面前的是一份極為分裂的事業:局中人的競爭和犧牲,簡直是商業社會血腥的殘酷樣本;而在另一端,地推故事承載的,無疑是互聯網產業幾次被推至高處的輝煌。

              “愚蠢的有效性”

              葛林在美團外賣做過兩年地推。大學畢業后,他在一家全球 100 強的汽車零配件公司工作了兩年多,但傳統行業又冷又硬,令他不適。 2014 年他成為北漂,加入美團,決定在這家“年輕而充滿狼性”的公司從基層做起。

              葛林具備干地推這行的基本素質,話多,熱情,自來熟。但要說服商戶入駐完全陌生的外賣平臺,還是要講究一點方法。一條屢試不爽的勸服經驗就是給商戶做對比,讓商戶產生危機感。“商家這種業態都是扎堆聚集的,你告訴他,大哥,前面幾家都入駐我們平臺了,你不上就比他們少賺錢,怎么慘怎么說,他就會害怕。”

              美團市場部的“早啟動,晚分享”六字訣已經很熟練了。早上八點,葛林報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喊口號,“好,很好,非常好”,然后做游戲,晚上工作結束還要聚在一起分享心得,比如怎么讓商家更快入駐到你這個平臺?入駐完之后怎么讓商家出單?怎么讓商家掙到更多錢?葛林喜歡晚上的分享,在他眼中,早上的熱身更多是一種形式化的東西,“有點low,甚至愚蠢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是那種在一線人員里很常見的情緒。主管們用大顆粒度的信息給年輕的員工洗腦,行事方法簡單粗暴,但另一面,其有效性卻不可置疑。

              一路從普通員工升到管理層的雷朕飛對“雞血”便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。“早啟動、晚總結、中間抓過程”,一班 12 小時,兩班倒,周六開會,周日還要組織大家一起爬山或者打球——這套打發的核心,在于讓人沒有閑暇思考。“你不能讓一線地推人員有太多獨立思考能力,他們要的就是簡單粗暴,指哪打哪的執行力,那就是一句話,說干就干!”

              做地推的幾年間,雷朕飛陸續換了六家公司,輾轉供職過的企業包括拉手網、搖搖招車、滴滴、愛拼車、Hello Bike等。風口在哪兒,他就在哪兒。

              在給滴滴廈門市場招募司機時,雷朕飛發現盤踞在機場和高鐵的司機師傅們80%都操著一口河南口音,便招募了大批河南兼職員工,以老鄉感情拉攏了一批司機老大。他相信,“真誠的吹牛皮,才能打動別人跟你合作。”

              早年間,很多司機用的是老式諾基亞,為了鼓動他們買一臺智能機,雷朕飛甚至會幫司機下載幾部色情影片。

              從團購到共享單車,一線的地推員們就像能感知地震的動物,行業動蕩之初,便能從細枝末節里聞出味來

              葛林把百度外賣的失敗歸因于那次“愚蠢的假期”。 2016 年的春節,其他兩家都有人堅守崗位,唯獨百度外賣把外賣配送員都放回家過節去了,沒有留一部分人在配送區域,結果過完年回來,訂單量直線下滑。過了一段時間,百度外賣就被餓了么收購。葛林嘆息:他沒有意識到市場的殘酷性,講人情,結果被干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做地推,遭遇行業調整是常有的事。但資本充裕的一大特征,就是人們擁有職業內的無限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17 年 9 月才進入地推的大飛已經經歷了兩次企業倒閉裁員。第一次是在七只考拉無人貨架,去的時候瘋狂招人,結果不到 3 個月就哄的一聲解散了。

              大飛還記得裁員的那周一,公司還召開了全體動員大會,眾人情緒高漲,沒有任何征兆的,周三早上,他就收到了BDM要求辦理離職的電話。與此同時,在公司樓底,聞風而來的同行開始拉攏這些離職員工加入同行業的其他公司。大飛和一個朋友隨即加入了正在開拓無人貨架業務的每日優鮮,很快他便發現,新公司七個人的組里有五個都是原同事。

              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相關熱點

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彩票双赢怎么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