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豆瓣FM歸來的DNV和兩個90后創業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豆瓣 (3)

              圖片版權所屬:站長之家

              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商業與生活(ID:xiaopeizhu8),作者:朱曉培,站長之家經授權轉載。

              豆瓣音樂(豆瓣FM)曾經差點兒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誕生于 2009 年 11 月的豆瓣FM,曾是國內首家用個性推薦技術來向用戶推薦音樂的流媒體產品,并深受廣大文藝青年喜愛。但是商業化嘗試的失敗,版權的缺失以及BAT們相繼發力音樂市場帶來的行業戰爭,讓豆瓣FM在 2015 年后屢次傳出“停運”風聲。

              沉寂數年后,豆瓣FM終于重回大眾視野。

              2 月 20 日,豆瓣FM宣布獲得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和摯信資本的戰略投資。據「商業與生活」了解,此次融資,讓豆瓣FM拿到了騰訊音樂的音樂版權資源。

              但今天的豆瓣FM,也已不再是豆瓣的FM。早在 2018 年 4 月,豆瓣FM就和音樂版權管理公司V.Fine Music完成合并,新公司更名為DNV音樂,取意為「豆瓣音樂 N V.Fine music」。

              DNV音樂公司涵蓋版權交易、流媒體、經紀、教育等業務,幾乎涵蓋了整個音樂產業,V.Fine Music主要做商業音樂版權管理,包括獨立研發版權檢測、識別和加密技術和自有版權庫維護和授權分發。據「商業與生活」了解,目前,DNV已經和京東、抖音等 1000 余個機構型公司達成深度合作。媒體業務包括拿到騰訊音樂曲庫版權的豆瓣FM、線上豆瓣音樂人社區等;音樂藝術業業務以傳遞音樂價值為核心,旗下包括錄音棚TeenTown、爵士廠牌Flow Fluence、說唱廠牌All That Records、亞洲電音廠牌 SoySauceLabel、音樂教育等。

              而新公司的掌權者,是V.Fine Music的兩個創始人, 94 年的唐子御和 90 年的李權,分別出任公司的CEO和總裁。

              與人們在媒體報道中所熟知的那些喜歡站在風口、追名逐利的 90 后不同。唐子御畢業于北大光華,李權是清華建筑專業,在學校的時候,都是玩音樂的高手,經常出現在各種音樂活動。但創業五年多來,他們卻鮮少出現在媒體上。

              DNV音樂的財務顧問公司未然資本覺得,這是有遠大抱負的兩位年輕人。“他們在一起做音樂產業的事情,沒一上來就做一個C端的流量產品,而是選了一條更具有專業性的路,去搞音樂人、搞版權。”

              意外創業

              2014 年,唐子御的小樂隊獲得了北大十大歌手的冠軍。他覺得可以把音樂當作正經的職業去發展,但有成員不同意,覺得興趣就是興趣。于是 6 個人的樂隊走了一半,剩下了 3 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同一時間,李權在清華大學交響樂樂團當團長,拉中提琴,但也玩搖滾和爵士。在一個酒吧老板的介紹下,李權加入了唐子御的樂隊。一段時間下來,兩個人發現,大家關于音樂的想法很合拍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琢磨著,要有一個自己可以做音樂的地方就好了。李權的專業是建筑學,主攻方向是聲學建筑,比如錄音棚、音樂廳。于是,大家一起湊了錢,由李權設計了他們的第一個錄音棚。

              按照計劃,有了音樂棚,就可以自己錄音樂、發專輯了。但因為錢是大家湊的,而且來源五花八門,有人是用的獎學金,還有人是去借的,于是,大家就想先賺錢,把建錄音棚的錢還清。團隊里有個伙伴曾在網易工作過一段時間,他提議可以給游戲、影視、廣告們作詞編曲,錄制音樂。于是,就有了V.Fine音樂的雛形。

              2014 年前后,正是大眾創業,萬眾創新的日子。中關村的創業大街上,路演每天都在接二連三的舉行著。唐子御記得,那是 2015 年 6 月的一天,創業大街上的言幾又書店要舉辦一場路演,想邀請一些演出嘉賓。他們找到了唐子御,讓報個價。唐子御就琢磨著,錢就不要了,不如借機做一個推廣。對方答應了。

              唐子御他們當晚準備了一個簡單的PPT,成了第二天言幾又路演里的最后一個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路演的項目都沒有拿到融資,反倒是唐子御的樂隊吸引了一個投資人的注意力。這個人就是星瀚資本的楊歌。 8 月,楊歌給了他們打了 180 萬元的投資,并手把手的教他們怎么去運作一個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早期幾乎就是陪我們創業了,給了很多建議,也讓我們明白了創業這件事情。”李權說。李權是清華建筑系,唐子御是北大光華管理學院,在遇到楊歌之前,他們從沒有想過互聯網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開始按照一個公司去操作后,他們也慢慢的發現了音樂產業里的問題。比如版權問題,怎么能夠讓音樂人獲得應有的收益?怎樣更高效的發現好的音樂人和音樂作品?

              我們認識到了很多事情,而且想到了很多辦法,覺得我們做的事情是符合這個時代的需要的。”李權說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唐子御也坦白,他們做公司一直都是一個“被逼”的狀態。“在早期,我們并沒有特別強的要去做公司的意識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開始,他們只是想做一個工作室,但因為要還錢就想辦法賺錢。開始賺錢后,就想是不是應該有一個更好的商務推廣方式,可以拿到更多項目。他們先去大學里面把動畫系那一季的所有畢業作品的版權簽了下來,再去一些行業峰會里嘗試推廣。這個過程中,他們發現了音樂產業存在很多低效問題,覺得自己身在其中,是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。

              看起來,整個過程是莫名其妙,但在解決這些問題當中,他們卻漸漸把創業的路走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相關熱點

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彩票双赢怎么买